關於慧琼
我的工作
社區活動
立法會事務
媒體報導
文章分享
意見/會員
問卷
 
  李慧琼 實踐見未來
 
[email protected]
 
  會員登入   成為會員
 
   
李慧琼 STARRY
立法會議員

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
開拓民生出路
更新日期: 2016-08-14
融入國家發展大局
更新日期: 2018-03-22
分享
返回


《2014年版權(修訂)條例草案》休會待續動議
更新日期: 2016-03-04
主席:

歷史必定會記住今日,今日係2016年3月4日,是版權條例的「死忌」。無獨有偶,今日亦是在香港經營了59年的亞洲電視的死忌。前者是在香港社會討論、蘊釀超過十年的版權條例,後者是陪伴好多香港人成長的電視台。今日同時都葬身了,令人無限唏噓,亦都令人痛心疾首。
 
版權條例bb經過十年懷胎,好不容易才被推入產房 - 立法會,但就係在生產過程中,卻被反對派扼殺。

各位市民,如果今日大家都痛心版權條例的死亡,就要記著,整個社會的利益都在今日被綑綁賠上。今次被殺死的,不僅是版權條例,而是香港的創意產業,以及好多年青人的發展機會。

主席,整個版權條例既立法過程就好似照妖鏡,見到反對派議員講一套,做一套;有口話人,無口話自己。當蘇錦樑局長回應經過左六十多小時反對派議員的「拉布」,反對派議員就反駁指局長「拉布」。我要問,點解局長講53分鐘就係「拉布」,就要被批評,但係點解你地不斷搞流會,點人數,提中止,就係「換取時間」?

呢D真係徹頭徹尾既「見到對方眼中的刺,見唔到自己眼中的樑木」。錯的永遠都是局長、建制派,你地自己就係扮英雄、扮正義之士。呢種假人假意,惺惺作態,市民是見得很清楚的。

反對派在議會向著鏡頭發言,就說說「拉布」是換取時間,就說要尋找妥協機會。若然你地一早就認為版權條例的保障有好大問題,點解你地當初不全面加入法案委員會?點解不在條例草案諮詢時,已提出修訂?點解你地又要支持恢復二讀?

直至到網民起哄,你地就無所不用其極,見到「有風」,就要「使盡艃」,全面點人數,缺席會議,真真正正體現何秀蘭議員所說的「無賴」。

 你地表面就說要「妥協」,實際既意思,就係你地提出既修訂,如果政府「唔食」,社會大眾唔食,就一拍兩散。你地有D人曾經支持條例草案,而家當左無件事。明明曾經支持條例草案恢復二讀,而家又當失憶。當見到網民起哄,就怕了,就無所不用其極,呢D其實就真正係徹頭徹尾既「有風使盡艃」。
 
你地成日話政府「有權用到盡」,其實在整個版權條例上,係地就係徹頭徹尾既「有權用到盡」。就算去到擒晚,陳志全議員依然唔放過呢個機會,仍然要提出休會辯論,連僅餘所剩無幾的辯論時間,都要剝削。所以,究竟反對派議員係真心誠意想討論,想完善條例,想搵共識,還是只係隨便搵過藉口,實際目的就係要「拉布」,要流會,要拖垮呢條草案,以至拖垮政府施政,社會人士自有公論。

主席,反對派議員又想將責任推給政府,話政府「寸步不讓」,所以要用「拉布」抗爭。但係呢個說法亦與事實不符。版權條例的修訂,已經反反覆覆,前前後後討論左十年時間,2006年至今,政府先後已兩次提出草案。今日的草案文本,係政府、網民組織和版權持有人之間得出的小小成果。雖然不能夠令所有人都滿意,但總算增加了就二次創作方面豁免的保障;亦加入法例打擊大規模侵權行為。

不要忘記,呢條草案在本屆立法會法案委員會亦經過16個月、24次會議詳細審議,獲得議員普遍支持恢復二讀。所以,這些條文都係經過長時間的討論而達成共識,亦得到版權持有人、香港大律師公會和香港律師會,甚至部分反對派議員原來都表明支持的。這些就真正是得來不易的共識,而不是反對派口中所講政府的「寸步不讓」。

主席,對於反對派議員在最後階段突然提出的三大修訂,大律師公會已多次表明,原有草案的豁免範圍,已經比英國和澳洲等其他國家的廣闊,甚至更有效保障二次創作評論時事和政治的自由。大律師公會亦解釋過,三個修訂唔適合同時使用;至於加入個人用戶衍生內容豁免的建議,其實比加拿大標準更加寬鬆,潛在問題更大,並不合理。

其實好多朋友都明白,大律師公會說的是法律,這些結論十分合理。除非能夠在短時間與不同私持份者取得共識,否則本港整體的利益一定是要在草案通過之後,才得以向前推進一步,亦能確保本港的版權制度緊貼海外的發展趨勢,履行國際義務。

主席,對於三項修訂,不同持份者的立場南轅北轍,在現在社會氣氛兩極化的情況下,說實話,經過幾個月的「拉布」,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取得共識。而且,相關的修訂亦沒有經過廣泛諮詢,其實不符合反對派經常強調的程序公義,以及不能逼人「硬食」。

所以,理性的做法應該是先通過草案,鞏固共識,再就三項修訂進行諮詢,取得共識後立即著手下一階段的立法。好可惜,反對派沒有行正路,夾硬要在最後階段突然提出三項修訂,然後以「拉布」威脅,如果政府「唔食」,就拉倒。

主席,這種綁架了草案,綁架了立法會,以玉石俱焚的抗爭手法,大家今日可看清後果,是否能迫到持份者「跪低」呢?是否能讓香港版權條例向前行呢?今日版權條例胎死腹中,正好說明這類綁架的極端行為,是不可能為香港創造共識,亦不能夠幫香港向前走。

主席,正如我們在政改討論上,有人提出「佔中」,企圖要脅中央,以為要脅就可以讓香港得到民主。結果怎樣呢?結果就是「8‧.31」的出台,導致政改被拉倒,香港的政制發展被逼原地踏步。

主席,歷史告訴我們,極端的行為不能創造共贏,不少香港市民對於香港社會越趨極端,十分擔心,因為大家心裡明白,極端的行為只會換來強硬的回應,社會只會付出沉重的代價。究竟香港要在極端的道路上再走多遠呢?

我呼籲反對派議員回頭是岸,放棄極端行為,停止「騎劫」條例草案,「騎劫」本會。主席,本人謹此陳辭。
 
Top  
返回  
下一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李慧琼 STARRY
立法會議員

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
柴灣巧遇
更新日期: 2016-08-09
直播 - 立法會現場
更新日期: 2016-11-09
身體健康
更新日期: 2018-02-22
《落井下石,香港之恥》
更新日期: 2017-08-31
重要報告
聯絡方法
©Copyright 2018. All Rights Reserved.
使用條款及私隱政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