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慧琼
我的工作
社區活動
立法會事務
媒體報導
文章分享
意見/會員
問卷
 
  李慧琼 實踐見未來
 
[email protected]
 
  會員登入   成為會員
 
   
李慧琼 STARRY
立法會議員

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
恭喜金堅議員辦事處開幕
更新日期: 2016-06-18
調查黑金
更新日期: 2016-12-07
觀塘義工午間茶聚
更新日期: 2016-11-20
分享
返回


棄兒之母失民心 真假難民須劃分
更新日期: 2016-03-15

歐洲難民潮問題進一步擴大。國際移民組織日前公布,今年已有超過10萬名難民湧入歐洲,人數直逼去年上半年的總數。上年10月,德國總理默克爾(Angela Merkel)一鎚定音,指德國願意無條件接收難民。這個決定,引發國際社會熱烈討論,也為她贏得「棄兒之母」的美譽。

不過,貫切人道精神與政治現實的考量,往往是一個兩難的抉擇。面對湧入難民數目確實驚人,不是簡單一句「人道主義」,就可以解決。

默克爾的開放難民政策,引發國內強力反彈。最近,當地三個州舉行議會選舉,結果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(CDU)受到重挫。就連票倉巴登—符騰堡州也失守,得票率大跌至27%,創歷史性新低。反觀一直主張反難民政策的新興政黨「德國另類選擇黨」(AfD)卻成為贏家,在三個州都獲得一成以上的選民支持。

今次選舉被視為對默克爾難民政策的公投,結果反映當地反難民情緒日漸高漲

歐洲今次發生的世紀難民潮,當中既有逃避戰禍的「真難民」亦有追求較佳生活的「非法移民」,這股經濟難民潮的背後,更涉及人蛇集團及高昂的偷渡費用。「真難民」與「經濟難民」應否一視同仁,各國應否來者不拒,歐盟國家為此已嚴重撕裂,民間也出現尖銳分歧。

香港雖然不是這股偷渡潮的目的地,但在過去幾年,不斷有來自印度、巴基斯坦、孟加拉、越南及非洲國家的非法入境者湧入,抵港後即以回國會受酷刑為理由而提出免遣返申請。這些所謂「酷刑聲請」人士,大部分經審核後並非難民,只是為了打黑工。只要看看數字,入境處去年審核的數千宗個案中,只有十多宗成立,足以說明機制遭到嚴重濫用。另外,他們因毆打、犯毒等嚴重罪行被捕的數字更比2014年飆升7成,對本港治安構成嚴重威脅。

不少巿民,在社會問題出現時,會對官員、議員甚至媒體作「事後孔明」的批評;然而,德國的真假難民問題,卻肯定是香港的借鏡。新一份《施政報告》宣布全面檢討現行處理免遣返聲請政策。筆者完全支持,因為對於真假難民潮,絕不可以一視同仁,以免問題進一步惡化,特區政府應該以修改法例或者以行政程序堵塞漏洞,慎防「假難民潮」趁機擴大。

歐洲爆發難民潮後,

假難民在港潛伏一段時間後,伺機「舉手」提出酷刑聲請,非法集團亦看中酷刑聲請的審批過程冗長,在外宣傳和招攬假難民來港「轉個圈賺錢」。他續稱,施政報告提出相關檢討是恰當的,建議當局實施具阻嚇力措施,如發現中介公司和律師行「走法律罅」,可高調公開其名稱或向監管機制舉報,「在陽光下令教唆行為無所遁形」。

再利用一些政府的「慷慨」政策,與「真難民」一起擠進了富裕國家的大門。

等貧窮地區的「經濟難民」,也隨利亞逃亡人流,大批湧往歐洲謀生。

正如香港,  源於中東與北非的世紀難民潮,如缺堤洪水流入歐洲,支持者於周六「全球聲援難民日」在多國發動遊行,與反對者大唱對台,把矛盾推上新高峰。兩派爭論的一個焦點,是對和的「非法移民」,

至於內憂,議員形容本土派為激進、暴戾的惡勢力,在本港肆虐橫行,「日防夜防,家賊難防」。他認為這與當局未有檢控參與違法佔領行動的人有關,令人以為參加違法行為可不被檢控,促請當局嚴懲暴徒。

新興右翼政黨 三州得票率逾一成

有報道形容今次選舉結果是保守派的「黑色星期天」。

越來越大,他們希望梅克爾能夠考量現實情況,正視日益惡化的社會問題

各國對於德國的大度收容難民雖然表示讚賞,為了貫切人道精神,德國總理默克爾(Angela Merkel)早前做出大膽決定,單方面接納一百萬難民,讓世界震驚。

難民潮至今仍未過去,無論是為了逃離伊斯蘭國(ISIS)的魔爪,或者是經濟難民等,中東,北非和非洲的難民一直不停的湧入歐洲。為歐洲帶來極大困擾煩惱。

只有短短三年歷史的AfD,在今次選舉中獲得重大突破,於三個州都獲個了一成以上選民支持。其中在東部的薩克森—安哈爾特州,該黨獲得了24.4%選票,成為該州分第二大政黨。在另外兩個州,AfD的得票率分別為12%15%

難民若缺堤洪水流入歐洲,令歐盟國家嚴重撕裂,「收容派」與「拒收派」各持己見,而民間也出現尖銳分歧,

三月八日,歐聯合土耳其簽了個約,說歐洲國家會送回一些非敘利亞難民給土耳其, 土耳其又會送一個『正確』敘利亞戰爭難民去歐洲。歐聯就三年內發三千三百萬美金給土耳其『照顧』那些難民,和如果土耳其能跟隨著條約的話,土耳其公民就可以免簽證進入歐聯國家。

表面上這就是國際外交做生意的辦法。土耳其國土現已經有兩百七十五萬難民, 抱括敘利亞,伊拉克和阿富汗的人士,也沒什麼辦法叫他們停。 歐洲也不喜歡難民非法的進入歐洲,所以他和土耳其就開論壇找辦法處理難民問題。但現在談完了, 說『搞定』了, 但這就是最人道的方法嗎?

聯合國代表有標示批評,說土耳其沒有保證回來難民的安全, 甚至可以推他們回到敘利亞邊界, 一個仍然危險的地方。土耳其政府也前排控制了土耳其最大的自由報紙,讓土耳其國民非常不滿。他們連自己國民都不管,那怎麼保證他們能保護難民生命呢?

到最後, 有時候國家外交就是有些殘忍了。 為了保持國際穩定, 有時候人權問題都會被限制了。 香港雖然不是難民潮的前線, 但如果歐洲那條線被剪斷呢,難民就可能走向東邊來了。 香港附近都有緬甸, 巴基斯坦和曼加拉等國都會出難民的,比如緬甸的羅興亞民族 (Rohingya)被政府逼害,走的路線有可能經香港的。 香港人和政府都要小心處理那些問題, 做出一個雙贏和保持香港和難民利益的局勢。 如果做得到,香港人可以感到幸運而幫助解決世界大問題的小部分。
 
Top  
返回  
下一則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李慧琼 STARRY
立法會議員

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
李慧琼的盼望: 重啟政改
更新日期: 2016-08-13
重遊舊地
更新日期: 2016-08-14
重要報告
聯絡方法
©Copyright 2019. All Rights Reserved.
使用條款及私隱政策